如何找记者

一诺媒体邀约公司,电视新闻媒体求助热线电话,优质的记者大V资源,网络新闻火速发布。全民关注,热点打造。
本站是国内知名记者邀约平台:一诺媒体邀约公司。常年从事网红明星、品牌公司等网络推广业务。微信:

通过媒体邀约,企业将信息传递给整体目标客户,不仅提高了信息的曝光率,而且使客户能够随时随地掌握企业的新闻报道和产品升级,进而快速、方便、快速地展示企业和产品的信息以及客户所需的服务项目,可以很好地拉近企业和客户的距离,改善与客户的关系,提高客户粘性。如何找记者?媒体邀约的方式有很多,而且网络推广群更精准,可以分地区分领域。企业可以在营销期准确投资和花钱,防止浪费。与视频广告、报刊杂志、户外广告牌等传统推广方式相比,网络媒体可以为企业节省大量的营销推广成本。
高校心理咨询调查:部分学生不愿求助,部分学生无法排队
  • 2020-11-23 12:06

最近热搜名单上的大学生自杀事件很多。在为这些突兀的青春叹息的时候,很多人都在想,自己都在崩溃的边缘。他们去过学校的心理咨询室求助吗?而高校的心理咨询如何才能为学生提供更实际有效的帮助呢?近日,记者深入学校,采访了一些学生和相关专家。

不愿向专业机构求助,抗抑郁“靠自己”的案例不在少数

孟元大二的时候,经常“情绪大起大落,动不动就生气,做什么事就哭”。结果他去医院检查,发现自己得了重度抑郁症。虽然医生开了很多药,但她“因为药物依赖,一个都没吃”。孟元说她主要靠自己。

像孟元这样“自力更生”的例子不在少数。今年5月,一些媒体在社交网络上发起了一项名为“感觉很棒时如何缓解心理压力”的小调查。两天时间,共有2.3万人参与调查,其中1.1万人选择“坚持正常生活”,只有543人选择“转专业机构”。孟元说:“抗抑郁是一个独自战斗的人。没人能帮忙。不添乱就好。”

北京交通大学心理素质教育中心副主任、中国精神卫生协会科普专家张驰根据多年工作经验总结,抑郁症患者的主要症状之一是自我否定、自我评价低,感觉自己是最孤独、最糟糕的,有一种无力感和无助感。张驰曾经咨询过这样一个学生,他基本上不与人交往,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。面对这种情况,张驰认为,不能简单地判断学生抗挫折能力差,这实际上是心理问题的一种表现,往往自己无法缓解,需要求助于专业机构。

青岛大学心理健康教育研究中心主任米给出了抗抑郁的“药方”:开放人格,学会寻求帮助,学会说话。“咨询师、精神科医生、家属的帮助很重要,整个社会支持系统很重要。光靠一个人,疗效肯定不明显。因为患者的自我意识有问题,没有别人的帮助,恢复会比较慢。”

记者发现,面对学校的心理咨询中心,很多学生担心自己的心理问题会被告知学校,然后告诉父母。在一个大学校园论坛上,一个学生问:心理咨询后,会通知辅导员和导师该学生有心理问题吗?另一个学生回答:“说实话,别指望保密,亲身经历。因为这个问题,我被狠狠的打击过一次。但心理咨询还是可以做的,只是因为你想恢复心理健康或者更注重隐私。”

2007年,中国心理学会《临床与咨询心理学道德规范》明确规定,咨询师应明确了解保密原则的适用和限制。当来访者有严重伤害自己或他人的危险时,作为保密原则的例外,顾问有责任进行预警。米真红也证实了这一点:“在心理咨询之前,学生应该签署知情同意书,最重要的是保密原则,这是心理咨询的职业道德。但是保密有三个例外,学生必须知道。首先是自伤行为;第二是需要转诊心理医生;第三是违法。”

选择心理咨询的学生数量逐年增加,需要预约排队

大四学生白璐在学校心理咨询中心实习了两个月。她说:“我从来没有意识到会有这么多精神疾病和精神痛苦的人。我们每天都会接到来访者的电话,因为来访者太多了,他能安排的时候我们也不能及时回复。”其实白鹿原学校的心理咨询中心有20个心理咨询师值班,每天都有五六个人值班。来预约咨询的同学,“大概要两个星期才能到。”

米对比了近五年新生心理测试的数据,发现有抑郁倾向的学生数量逐年增加,一学年的咨询次数是五年前的三倍,从500多到1600左右。张驰认为,心理咨询预约的次数越来越多,一方面发生率越来越高,另一方面,学生和社会通过科普等工作的知晓率也很高。“病耻”减少,愿意主动寻求帮助,从而实现认知转变。

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(UNICEF)和世界卫生组织(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)的数据,全球12亿10至19岁青少年中,约有20%存在心理健康问题,10至19岁青少年所遭受的疾病和伤害中,约有16%是由心理健康问题引起的。米真红说,有关数据显示,美国大学生自杀率为十万分之七,日本为十万分之十四,中国为十万分之一至三。张驰认为:“除了心理咨询中心,我国高校辅导员还会积极帮助和关心学生。这种机制可以起到预防和保护作用。心理问题就是早发现,早评估,早治疗。”

近日,国家卫健委发布《探索抑郁症防治专项服务工作方案》,要求加大对青少年等重点人群的干预力度,各高中和高等院校应将抑郁症筛查纳入学生体检,建立学生心理健康档案,评估学生心理健康状况,对评估结果异常的学生给予特别关注。米·真红认为筛查抑郁症是必要的。“比如有些抑郁症很难通过观察来判断,所以依靠抑郁量表的筛选是非常重要的。但是不能光靠规模,还要通过和咨询师一对一的面谈来消除假阳性。虽然有些学生在量表上得分很高,但实际上没有问题。”

“有两个问题需要注意,”张驰说。“一、学校是否具备筛查抑郁症的资质,在保护学生的前提下,如何做好筛查服务需要具体的实施措施;其次,核心是筛选后一定要有应对方式,如何平衡生命权、知情权和保密权,如何给学生下一步的待遇,需要详细讨论。”

利用好医教结合,关注学生心理健康,需要全员育人的模式

今年疫情期间,青岛大学心理咨询服务团队24小时轮流在线观看。一天晚上,一个同学留言说家里人都不关心自己,他每天晚上都失眠,觉得人生没有意义。“还不如早点死。”当天辅导员立即联系学生,介入危机,继续跟进为学生解开心结。之后,学生又留言说:“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和别人讨论我的痛苦。我感到一束光线照进了我内心的黑暗。谢谢老师。”

米真红说:“每个人的一生都可能伴随着创伤。分享和陪伴会让人感到温暖,获得力量。学生有困难的时候,要有一个求助的地方。”

《探索抑郁症防治专项服务工作方案》还要求在中学和高等院校设立心理咨询(辅导)室和心理健康教育课程,配备心理健康教育教师。心理健康教育应作为所有中学生和大学生的必修课,每学期聘请专业人员讲课,引导学生科学认识抑郁症,及时寻求专业帮助。

“关注学生心理健康不仅仅是心理咨询中心的事情,还需要形成合力。网络系统至少有三个层次,从心理中心到系里的辅导员,再到班里的心理委员。心理中心除了要和各个学院保持联系,还要和学校各个部门紧密联系。连大厦管理都需要知道如何与学生相处,保护他们的健康和安全。这其实是教育所有员工的一种模式。”张驰坦率地说。

在张驰看来,医学和教育相结合将是未来处理学生心理健康问题的更好模式。采用“医学+教育”的方式实现早期干预。具体的干预方案需要学校和医院根据学生的个人情况进行讨论。学校提供教育帮助和咨询,医院提供医疗资源和治疗。“家庭、学校、社会、教育系统和医疗系统、心理咨询和专业治疗形成联动模式,满足学生心理健康需求,减少悲剧发生,有助于整个社会心理服务体系的建设。"


最新动态


相关资讯

  • TSMC澄清说,美国没有批准其向华为供
  • 我采访了300对夫妻,发现两种女人是
  • 肖恩肖粉丝公益反馈来了,权威媒体
  • 一个独自死去的10岁男孩给当地教育局
  • 宝宝和周杰伦跳舞的老照片曝光了,
  • 美国媒体:#特朗普竞选团队已经开始裁
  • 被黑眼圈“难倒”的梅婷是如何成为
  • 如何应对王建国在脱口秀3中被淘汰后
  • 韩住院,也分手了。看到真相陷入困
  • 一个斗士如何拥有一个“坚硬的身体

    微信号:tuisho
    全年无休,早9点至晚9点

    复制号码

    跳转微信

    ×


    靓号
    此号仅服务老客户
    新客户请联系微信

    ×